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国内新闻
立法快讯
焦点案件
国内综合
 国际新闻
立法快讯
焦点案件
国际综合    
国内->立法快讯

  

机动车限行谁说了算 各国与民相关法律法规如何出炉
新闻来源:央广网 转载时间:2016-01-15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近日,一条关于“北京供暖季实施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的传言在网络疯传,同时还有一张北京市交通委就此问题召开会议的通知单照片。很快有媒体报道称,北京市交通委、北京市委常委会,均曾先后召开会议研究此事,考虑是否将原本只在北京市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期间施行的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政策,进一步在整个供暖期间常态化。
  虽然传言很快更新为“限行措施没有通过,暂不实施”,媒体报道也已删除,但这还是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和担忧——单双号限行难道要常态化了?更多的人在质疑,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是否可以由地方政府自己说了算?这是否侵犯了公民的权益?
  今年1月1号开始实施了《新版大气污染防治法》,没有将制定机动车限行政策的权利授予地方,地方政府是否可以通过修改地方法规的方式获得限行权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教授常纪文表示,按照《立法法》规定,市以上人大常委会有环境保护立法权,北京市人大有这个权限,但是涉及物权法的问题,特别是产权限制的问题,应该前提是公共措施用足了才可以,一般来说由国家级的立法作出限制比较好。
  刘太刚认为,即使北京出台单双号限行的地方性法规或规章,政府也依然不能任性为之。即使修改条例给政府这种权力,但是还是应该有听证程序、民主决策、民主立法的程序,有较充分讨论让人知道这个权力不是任性而为的行为。
  北京市目前实施的机动车限行措施有尾号轮换限行政策、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期间的单双号限行以及大型活动期间的单双号限行。其中尾号轮换限行政策从2008年10月开始实施,当时规定有效期半年,却一直延续至今。
  在其他国家,那些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法律法规都是以怎样的情形出炉的?又在如何改变着民众的生活。以曾经饱受过雾霾之痛的英国为例,《全球华语广播网》英国观察员侯颖表示,作为立法机构的议会在其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一项法令的呼之欲出,议会辩论过程有时还需要通过媒体向民众直播。
  侯颖介绍,在英国,议会是最高的立法机构,重要法律的制定、修改都需要经过议会上下两院的辩论、投票环节,在议会获得通过,并得到英国君主的御准才能成为正式法律。为了做到立法过程的科学、公正和透明,提高立法质量,英国也主要采取以下的措施和机制:首先设定周密严格的立法程序,一部法案要真正成为法律,通常要经过民意草案、议会上下两院审议和辩论、议会专门委员会审议、公众参与作证和磋商、议会上下两院通过该法案、君主御准法案,法案生效会定期评估实施效果等非常严格的步骤,确保立法经过了充分、科学的讨论和论证。立法和辩证过程也会向社会公开,部分环节也会邀请社会公众一起参与,议员针对重要法律的辩论和发言完全向社会公开,媒体和公众既可以通过电视转播了解辩论情况,也可以事后在议会网站上浏览辩论内容,由此对整个立法程序进行有效的监督,也有助于防止立法过程中的腐败发生。此外,在立法过程中,英国议会也通常就有关问题邀请学者、专家以及社会公众参与论证和辩论,将专家和公众的意见吸纳到新的立法当中,提高了立法的科学性和有效性。
  澳大利亚除了有关立法严格而冗长的议会过程之外,澳洲观察员胡方表示,如果是政策,或者政府令的出台,往往无需通过议会的。
  澳大利亚各种新措施的出台,要看是属于法律范畴还是政策范畴。如果是新的法律出台,根据法律的适用范围,会由联邦一级或者是州一级的议会讨论批准,方能出台;如果是政策的出台,就会由相关部门直接发布,并不需要通过议会投票表决,比如对于移民会比较关心的移民局签证的新政策,就会由移民局直接在移民局官方网站上进行宣布,之前不进行公示或者投票。
  不管是立法还是行政令,澳大利亚等国民众往往在出台之前都能够了解到其中的整个过程。这里边除了传媒的作用之外,胡方表示,其中还有一些游说组织的作用。
  在澳大利亚,游说组织或者游说人是完全合法的,为了实现某些利益团体的利益,澳大利亚很多政策和法规的出台都少不了一些游说组织从中穿针引线和推动。比如环保组织希望政府能够对环保产品减税,就会聘请专人游说政府部门或议会,以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些游说组织成员往往是退休的政坛人物,或者是其他名人,通过他们的游说往往能够让政策或法规更容易出台。所以通常新法规或者政策出台的时候,民众往往会有一种终于出台了的感觉。
  俄罗斯今年来出台过哪些影响民生的政策法规?这些政策法规的出台过程又有怎样的俄罗斯式特点?俄罗斯观察员张舜衡介绍,在俄罗斯,民众是政府政策最终的利益相关方,但是政策其影响或后果可能经过很长时间之后才能真正通过民意显示出来。
  1981年,前苏联引进“时间节约时制”、也就是“夏时制”,每年有夏令时冬令时的转换,而俄罗斯是疆域最辽阔的国家,横跨了东西十一个时区,东边的海参崴库页岛已经开始早上上班,西边的加里宁地区则刚刚吃完晚饭。于是,2011年3月,俄罗斯政府决定,将俄罗斯时区减少为九个,并且取消冬夏时制转换,进入永久夏令时。梅德韦杰夫说,频繁调整时间会打乱生物周期,甚至干扰牲畜的作息习惯。此时的民意支持度高达63%-73%。 但是,到了当年秋天,北方地区的俄罗斯人就会抱怨,天黑得太早,此时支持永久夏令时的民众锐减至32%。到了2012年初,反对该政策的民众占了44%。永久夏令时在一片争议当中持续了三年。2014年6月,俄国国家杜马通过法案,取消永久夏令时,恢复永久冬令时,并将时区从九个增加到十一个。杜马投票中442人赞成,仅1人反对。由此可见,俄罗斯政府以一个高民意支持而实施的政策,不到半年就顿失民意,最后这个政策才实施三年就夭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