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国内新闻
立法快讯
焦点案件
国内综合
 国际新闻
立法快讯
焦点案件
国际综合    
国内->焦点案件

 

 

犯罪团伙入侵国家级教育网站改数据制售假学历
新闻来源: 新华网 转载时间:2010-06-29 10∶04

 

  济南市公安局近日成功侦破一起新型制售假证大案。令人吃惊的是,与一般的制售假证件犯罪不同,这伙犯罪分子采取黑客攻击手段,入侵国家级教育网站和多所高校网站,篡改数据后大肆制作和销售假学历、假证书。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由于在正规网站上能够查询到证书号,这些假证成为有备案的“真证书”,欺骗性更强,由此带来的社会危害性更大。更可怕的是,此类案件有多发的趋势,努力清除这一社会“毒瘤”十分紧迫。
  一起离奇的制售假学历大案
  全国大学英语和计算机等级证书、大学毕业证,是评价个人学历和专业技能的重要凭证,也是各级人事部门招录人员的重要参考。近年来,部分未取得相关学历或等级证书的人员,为了就业或提拔,私下购买假学历、假证书,“市场”需求庞大,并由此催生出一条专门制售假证的地下“产业链”。 
  今年3月,济南市公安局接到公安部、山东省公安厅通报:1月8日,一个国家级教育网站的成绩查询系统出现异常,国家计算机二级和公共英语三级的考试数据成绩出现网上查询的成绩与实际考试结果不符,部分不合格人员和未报名参加考试人员经查询显示为合格人员,部分涉嫌网上办理假学历的犯罪嫌疑人位于济南。
  接到通报后,济南市公安局局长刘杰高度重视,立即指挥抽调精干网监民警全力展开案件侦查。从5月18日到6月13日,济南市公安局先后辗转湖北、安徽、广东、山西、浙江五省六市,行程1.5万余公里,抓获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将这一犯罪团伙一网打尽。共缴获赃款50余万元,扣押作案用电脑十余台。
  济南市公安局网络警察支队支队长逄建介绍,这一犯罪团伙有数据提供者、中间人、黑客和假证制作人四级分工,上下线之间都是在网上认识的,通过电话和互联网保持单线联系,彼此并不见面;全部金钱交易都是通过银行完成,层层“扒皮”各自获利,从而形成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 据公安机关查明,今年32岁的犯罪嫌疑人袁某,在天津开设一家教育培训机构。2009年,他招收一批报考计算机二级和公共英语三级的学生,称交了培训费就“考试包过”,否则退还培训费。但经培训,很多学生没有通过考试,袁某又不愿意退还培训费,就想出给学生办假证的歪点子。
  宋某、熊某、李某都是这个链条上的中间人,三人都在专门制作假证的QQ群和各种网站上发布信息,声称能够修改网站数据,从想要办理假证者手中收单,然后再在互联网上找人将数据添加到相关网站中,从中抽取好处费获利。袁某从网上认识宋某等人后,经讨价还价达成交易,将办证费用和数据信息交给他们。
  经审查,今年24岁的山东滨州博兴人宋某,还是安徽一所大学学生,他通过联系网上黑客给袁某等人办假证书,非法获利12万余元。而自去年11月以来,袁某先后办理假证700余个,涉案金额20万余元。
  负责证件制作的犯罪嫌疑人邵某是这个链条的最后一环,他私自篆刻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各省教育厅和人事厅等部门公章,然后联系打印、制作相关证书,加盖假的公章后,将证书邮寄给办证人。
  假证件制售披上高科技“外衣”
  “与以往假证制售多采取私刻教育部门或高校公章,私自加盖不同,这一犯罪团伙利用黑客手段直接入侵教育部门和高校的正规网站,按照个人和教育培训机构提供的信息数据,在网站后台数据库添加不存在的学历和证书信息。披上高科技‘外衣’的假证制售,隐蔽性很强,给打击防范带来很大难度。”逄建说。
  黑客吴某就是整个犯罪实施的重要一环。据济南公安机关审查,今年21岁的吴某是广东江门人,高中没上完就辍学回家,因为爱好计算机技术,加入一些讨论计算机技术的QQ群。去年11月,一个广西QQ好友告诉他通过攻击学籍、学历查询网站,向网站上添加数据可以赚钱。他通过网上认识宋某等人后,走上了犯罪道路。
  吴某利用自己掌握的计算机技术,多方攻击存储学历和各种证书信息的教育部门、高校网站,寻找到网站平台内部的细小漏洞,进入网站后台数据库中,直接向里面添加买家要求的各种学历数据,并从中收取佣金。
  经公安机关查明,从2009年11月份至今,吴某先后攻击“陕西招生考试信息网”“江南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等网站,向网站数据库添加公共英语三级、计算机二级、自考等各类信息2200余条,每条提成20元-80元不等,共获利10万余元。 逄建介绍,由于在正规网站上能够查询到证书号,这些假证成为有备案的“真证书”,欺骗性更强,由此带来的社会危害性更大。“目前,此类案件有多发的趋势,公安部门将加大对此类犯罪的打击力度,努力清除这一社会‘毒瘤’。”他说。
  清除造假“毒瘤”需斩断背后推手
  山东省社科院研究员鲁仁认为,制售假学历、假证书现象与当前有“市场”需求有关。目前,我国已进入“学历社会”,面对激烈的人才市场竞争,一些未取得大学学历或英语、计算机等级证书的毕业生,花钱购买假证,企图蒙混过关给自己“加分”,由此催生专门制售假证的地下犯罪团伙。
  记者在城市公交站牌、电线杆甚至是街道地面上,经常能看到张贴有办理假证的“小广告”。记者在百度搜索引擎上输入“办理假证”的关键词,弹出140多万条,很多留有办证电话,甚至有多家自称“专业诚信办证公司”。
  记者调查发现,从各学校毕业证、高中、中专、职业学校、高等院校学历证书,到自学考试、成人高考、函授、英语、计算机等级证书以及各种档案材料,制售假证人员和公司均可根据客户要求办理,价格从一两百元到上千元不等。 “假学历、假证书不仅欺骗了买证人自己,而且破坏了就业市场的公平公正秩序,助长了歪风邪气。应树立诚信就业的理念,靠邪门歪道终究会‘露馅’,凭真正实力考取相关证书和学历才是长久之计。全社会应共同营造讲诚信、讲本领的社会风尚,共同抵制弄虚作假的不良风气。”鲁仁说。
  山东大学教授王忠武说,随着计算机技术的普及应用,很多犯罪正逐渐由“低端犯罪”走向“高端犯罪”。利用黑客技术篡改数据制售假证,比单纯的学历文本造假危害更加严重,更难以预料和防范,给国家信息安全和社会诚信体系带来严峻挑战。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互联网上有众多“黑客论坛”“黑客网站”,都打着“网络安全技术培训”的旗号,网友可以随意免费下载各种黑客培训教程和软件,学习软件破解、入侵攻击等各种黑客技术,已成为威胁网络安全的一大隐患。
  专家建议,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和高校应提高防范意识,实时更新升级网站防护系统,及时发现并堵塞网络平台漏洞,增强防入侵能力,提高数据库的安全性。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强力量部署,加大对传播黑客技术、利用黑客技术犯罪等高科技犯罪的打击力度,严肃追究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维护网络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