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三章 我国标准与国际标准和技术规范的差异

  3.1 概述
  我国针织工业自建国以来经过大规模建设,早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就建成了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发展速度令世界瞩目。在解决全国人民的温饱需求的基础上,已发展成为全球针织品生产、消费、出口大国。
  目前,在我国加入WTO世贸组织以后,纺织配额的重大变化及市场开放为我国纺织业带来诸多的机遇和挑战。企业进出口经营权的放开,引起了国内纺织行业的投资热潮,产能的急剧膨胀和中小型进出口企业的大量增加,竞争局面将更加激烈。虽然我国具有劳动力素质高成本低、纺织资源丰富、加工能力完备等优势,但我国众多的企业包括大中企业,因无品牌或品牌显示度低而在国际市场上缺乏竞争力。市场经济的规律告诉我们,产品竞争中最大的赢家是那些具有强大资本实力、品牌实力和市场控制力的企业。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压力,我国针织行业只有通过不断提高产品的质量才能扩大市场占有率,制定高水平的针织产品质量标准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根本途径。
  
3.2 我国的纺织品标准现状
  中国标准化组织于1978年正式成为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成员。全国纺织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针织品分会自1995年成立以来,积极推动针织行业标准化工作,使我国纺织标准化工作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为纺织工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主要体现在:
  (1)确立了较为完整的纺织标准管理体系和标准体系。截止到2003年底我国纺织工业已有1359项标准,涉及基础标准、试验方法标准、物质标准和产品标准四类。其中,针织产品标准25项,涵盖针织术语、针织服装、袜子、家用针织品、面料等项内容,基本上满足了针织产品的生产和贸易需要。
  (2)纺织品标准的采标率高,采标标准绝大部分为基础标准与方法标准。据统计,纺织品的采标率达80%。除采用ISO国际标准外,还不同程度的采用了国外先进国家的标准,如美国标准、英国标准、德国标准和日本标准等。特别是基础的、通用的术语标准和方法标准基本上采用了国际标准和国外先进标准,使制定的国家标准达到了国际标准或相当于国际标准的水平。
  (3)各项标准发挥了巨大作用。与国际接轨的基础标准和方法标准,对统一纺织术语、纺织材料和产品的检测手段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依据这些检测方法试验出具的数据不仅在全国范围内具有可比性,而且也得到了国外客户的认可,对纺织品贸易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4)加强了企业标准化意识,对提高产品质量起到了推动作用。从1989年《标准化法》实施以来,企业的标准化工作逐步加强,参与标准化工作的热情越来越高。
  
3.3 我国的针织品标准现状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消费者需求的变化与针织工业整体发展不平衡等因素,现有的标准体制和标准内容逐渐显现出弊端。我国的针织产品标准基本上是生产贸易型的,标准的制定以指导生产为主要出发点,而国外则是根据产品最终用途制定的标准,考核项目更接近于实际服用性能,这种标准的差距对我国的针织业影响不可低估。具体体现在:
  (1)我国目前的针织产品标准基本上是生产贸易型标准,技术要求与生产工艺紧密相联,指标内容定的过细。由于企业的生产水平不一,有些企业认为标准指标过低,而有的企业却认为标准指标过高,形成了对标准的不同要求和评价。
  (2)针织的产品标准采标率相对较低。一是国情不同。消费者对质量的要求不同,在标准考核项目上也就不同,国外先进标准中包含的项目,国内消费者没有相应要求,如耐烟熏色牢度、洗后外观质量评价等;在国内标准中因消费者的呼声高而设立的项目,在国外先进标准中却没有设立,如缝制要求等。二是兼顾了国内现有设备和工艺条件及整体工业水平。如因顾及使用国产染化料、助剂等问题而导致产品质量中的个别指标相对较低。
  (3)标准制修订周期过长,不能满足产品更新变化的需要。
  (4)国外标准预研在先。国外在研制新产品的同时,便着手相应标准的制订工作,在标准通过认可后,产品才进入市场。我国往往是先有产品后有标准。
  (5)在制定企业标准理念上存在误区。目前,真正高于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水平的企业标准并不多见。事实上,部分企业为躲避社会监督,制订出以牺牲产品质量为代价的低水平企业标准,失去了制订企标的意义,这不仅不利于企业的发展,而且很难保持其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6)标准的内容及表现形式与国际上一般规则不相符,如在我国标准分为强制性标准和推荐性标准,而发达国家则为法规和标准,法规是强制性的,标准为自愿性的。
  
3.4 针织品标准与国外先进标准的主要差异
  3.4.1 形成的标准体系不同
  ISO标准或国外先进纺织标准的主要内容是基础和方法标准,重在统一术语、统一试验方法、统一评定手段,使各方提供的数据具有可比性。形成了以基础标准为主体,与最终产品用途配套的相关产品标准体系,且在产品标准中仅规定产品的性能指标和引用的试验方法标准。由于国情不同,国外除部分涉及人体健康、安全及消费使用说明外没有国家标准。产品标准则以协会、品牌商及生产企业制定的标准形式出现。在贸易过程中,主要由企业根据产品的用途或购货方给予的价格等条件与购货方在合同或协议中规定产品的规格、性能指标、检验规则、包装等内容。品牌不同、价格不同,则质量要求不同。
  我国的纺织产品标准中有不少是以原料或工艺划分的产品标准,如梭织服装、棉纺织印染、毛针织品、麻纺织品、丝织品、针织品、线带、化纤、复制等。近年来,针织产品标准的制修订工作已经注重了按产品用途设立考核项目及指标,工艺色彩浓重的项目及指标从标准中逐步删除。
  3.4.2 标准发挥的职能不同
  国外主要根据产品用途制定产品标准,标准考核指标设定为相应用途的基本要求,所以可称之为贸易型标准。而企业标准或生产工艺要求才是作为组织生产的技术依据。贸易型标准的技术内容规定的比较简明,比较笼统,比较灵活。
  我国针织产品标准由于历史的原因,标准尚处于生产贸易型标准阶段,标准既要为企业提供生产技术依据,又要为维护消费者利益提供保障,所以标准考核指标设定较高、考核内容过细,并在标准中设立“优等品、一等品及合格品”不同等级,而国外标准只规定合格品与不合格品。
  3.4.3 标准水平的差距
  由于标准的职能不同,标准技术内容也不同,如在考核项目设置、性能指标水平上均有一定的差距。
  (1) 标准中指标的差距。在现行标准中,优等品指标参照国外先进标准制订,其水平相当于国际先进水平;一等品为我国平均先进水平,在我国针织产品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产品均标识为一等品。虽然它并不能反映我国整体上的产品质量水平,但也说明了在不同品种产品上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
  (2) 在同一考核项目中,虽然指标水平相同,但因试验方法的不同,而存在差异。如:水洗尺寸变化率,在美国ASTM标准中洗涤次数一般为3或5次,而我国标准仅要求洗涤1次。而且两种试验方法的洗涤设备不同、晾干方式也不同,其结果差异较大。
  3.4.4 国外标准中形成的技术壁垒
  随着贸易普惠制的实施,为了保护本国利益各国都在借助于TBT有关条款规定通过法规和技术规范,制造新的技术性贸易保护壁垒。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2002年7月19日共同颁布的指令2002 /61/EC—《对欧盟委员会关于限制某些危险物质和制剂(偶氮染料)的销售和使用的指令76/769/EEC的第 19次修改令》,连同欧盟委员会2002年5月15日颁布的关于修改并发布授权纺织产品使用欧共体生态标签(Eco-Label)的决定(2002/371/EC),欧盟在为纺织品和日用消费品的市场准入构筑完整的“绿色屏障”。这种方式随着全球贸易的发展,非关税壁垒将会愈演愈烈。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纺织品生产和出口国,受到的影响显然不可低估。由于诸多原因,在进口纺织品中不乏有劣质产品和不合格产品。而我国目前只有《标准化法》和《产品质量法》及GB 5296.4-1998《消费者使用说明 纺织品和服装使用说明》国家标准和将于2005年1月1日起执行的GB 18401-2003《国家纺织产品基本安全技术规范》两项强制性标准,而强制性标准在对产品的制约性上不及技术法规。因此不能有效监督进口产品的质量。